四川文学网

笔墨中浸透中华文化五千年——陈之泉书法艺术赏析

来源:郭军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2
摘要:人物简介: 陈之泉,字井收,笔名昱木,号河东居士。男,1937年出生。晋籍粤人。1960年毕业于天津建筑工程学院。高级工程师、英国牛
 
 


人物简介:
        陈之泉,字井收,笔名昱木,号河东居士。男,1937年出生。晋籍粤人。1960年毕业于天津建筑工程学院。高级工程师、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荣誉博士。现任中国建设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老年书画家协会顾问、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英格兰皇家艺术基金会永久学术顾问,台北故宫书画院名誉院长。
    出版书法专著《陈之泉多体书法》《陈之泉金奖书法艺术》《陈之泉墨韵》《儒学墨韵》等。书法作品及其简历已入编《中华传世名家——陈之泉专集》《返璞开新(沈鹏·陈之泉)》《艺术·风范(欧阳中石·陈之泉)》《名家名作——中国当代领军书法名家沈鹏、陈之泉、李铎》《书法五杰》《中国当代书坛巨匠(六人)》《中国艺术大师(八人集)》《中国实力派名家十杰——陈之泉书法》等80多部专著。
  
       中国书法,从未像今天这样繁花锦绣,也从未像今天这样虚妄丛生。一方面,当下书法受众人数之多,涉及地域之广,自发热情之高,在几千年中国书法史中难出其右,书法终于从实用走向审美,由书斋走向大众;但另一方面,艺术创新的缺失,书法精神的断裂,又令人产生这样的担忧:书法是否在离艺术离高尚越来越远?
  长久以来,书法似乎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奇迹,它既不怕外来文化的冲击,也没有在岁月中迷失。而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的“书法热”已历31年,但当代书法在嬗变与迂回,繁盛与彷徨中,终于也逃不过时代打下的问号:书法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
 陈之泉的书法艺术,也许可以为这个时代命题提供一个生动的解答。
如是我闻,书法在面向时代的省思和探求中,如果只留下一个个坚实端正的笔划,而无法深入文化的幽深处,那么无论是沉重或是轻盈,也无论是何种字体,都没有打开书法未来新途的可能,这种书法,也决不能在这个急剧变迁且裹胁一切飞速向前的时代,承载艺术创作、时代创新这样的大命题。
        但陈之泉的书法却敢于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长河中寻找艺术的生命力,所以其落笔不仅笔力深厚,气势浑厚,结构庄重,字里行间更扬溢着一种刚劲有力、耐人寻味的艺术情趣,而那些耐人寻味的神韵与意趣,无不是蕴涵于广博的学识、严密的历史传承之中。他对于书法的追求,不是依托盲目创新,也不是出于那种枯坐书斋的自书自画,而是以一般人所不愿花的数十年笨工夫,于百家之术中辨识一个书法的真谛,并耐心地在每一个字的笔到、墨到、力到,眼到、心到、手到,在岁月中成就出可堪赞叹的自家之功。
        陈之泉今日书法之境界,背后是长于思考、勤于笔耕的数十年岁月,还有,中华书法文化源远流长、一路传承的数千年时光。
       

                                                                 融汇百家,缘自“骨肉般的情怀”
        陈之泉的字,融汇百家却又能自成一体。
       他的行书流利而潇洒,篆书柔和而典雅;隶书严谨而古朴,楷书清秀而不俗。但若只是如此,还算不得大家。他的书法,经常以“集百家之术”的方式出现,但又在海纳百川中独自成岭,敞开当代书法新的可能性。正因为不拘泥于一师之书体,所以能够从一个从字体到另一种字体间穿梭自如;正因为每种技法都了然于胸,所以才能“讲规矩而不死板,求潇洒而不俗气”。他在传统与创新间从容地书写,自在流露出自己的真性情,并将接续传统的情怀和不拘一格的个人魅力结合得天衣无缝。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令陈之泉的书法既挣脱了传统的枷锁,又获得了传统的养分,从而获得别具一格的艺术光辉。陈之泉以身体力行的实践提醒我们,技艺应该为人所用,而不是相反,而驾御它的唯一方法,就是始终不断的观察、思考、习练、创新。别无他法。
  这也正是陈之泉令人敬佩之所在。他的书法与他的生命完全连在了一起,如他所说的,有这“骨肉般的情怀”才有今日的融汇百家。陈之泉以人生时空中的分分秒妙,写出了最为紧凑而丰满的书法人生。他体验到的是创作的艰辛,表达出的却是艺术的空灵和欢乐,他在创作中始终思考着时间与生命、勤学与成就、奋发与信仰、书法与艺术等问题,并以行动解答了非专业书法人士如何争取时间、如何写出境界来这些普遍性的书法难题。当多数人在消费主义时代里放弃面对艺术的本真时,陈之泉却坚守着自己的内心,仍旧苦苦追索书法艺术的的价值和光辉,正是这种勇气和执着,使他终于能穿越光阴的河流,成就艺术的不朽。
       自古有云,书如其人。他在艺术之路上的刻苦修身,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艺术。他的《气吞山河》等一系列书法力作,深刻地阐明了写者内心的胸怀、志向、情操和思想,也再次见证了他在点线功力和整体布局上的不凡造诣。而两者原是一体,书法之神本来自作者本身。“力”,乃书法之本。书者,为笔力之源。所以,见字如见陈之泉。

 
                                                                 字透神韵,尽显汉文化的传承
       书法之道,本是一般,无非笔墨纸砚,点、横、竖、拐、撇、捺、钩,可就能分出个高低上下。然而近年来,书法却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什么书法好,什么书法不好,一时失了标准标尺,这个江湖,正是分外热闹也分外迷惘。果真没有标准吗?还是我们看不见?
  观陈之泉之《见贤思齐》、《上善若水》、《虚怀若谷》、《天道酬勤》、《超然物外》、《大道致简》《中华文化之歌》等作品,但觉每一笔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或挺拔、或刚毅、或柔润,风格各异又各归其位,最后组成一种只可意会的东西——神韵。几千年的传承,多少代的名家,令几多修炼者沉迷于临摹,执着于形似,而渐渐失去了关注文化、书写“神韵”的能力,技艺可能越来越精细,但其字背后,往往只看到一片虚无。
       反观陈之泉的作品,往往落笔轻盈,却观之厚重——这正与众多作品相反。书法之轻,首先是精神格局之小;书法之俗,首先是书法家胸襟之窄。一旦意境贫乏,创造力衰微,关于书法的信念必然日益坐困于自己铸造的围城,以致一个本以提倡创新为旨归的时代,看到的只能是千人一面、神采全无的作品。一个书法家,若只会弄墨,不会舞文,不谙金石,也不懂文韵,想要下笔如有神,怕是只有求神问卜。这样的作品,莫说有形无韵难以传世,怕是要形容枯槁难以卒睹了。
         陈之泉又如何?他却将自己对文化和艺术的透彻理解,融于笔与墨、神与力的交融之中,并在每一件作品的内部构造上,力图实现他形神兼具的美学抱负。他对书法数千年传统提炼与洗礼的忠诚守护获得的恩赐,就是他能够在宣纸上从容完成形、线、力、态的组合之美:他对书法与艺术的内在领悟,使他的书法韵味浓郁,风度翩翩,挥洒强劲,机动多变、轻灵而富有文气,从而能在与中华文化亲切的对话与呼应中,一再完成有韵有味地妙笔勾陈。
       陈之泉近年来创作的一系列佳作,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将书法外在之形与书法内在之韵完美呈现,由此完成了观者心目中那些美好而令人回味的书法记忆,同时也见证了汉文化与书法相互烛照的丰富可能性。
       这样看来,当代书法标准并非失去,而是在文化缺乏症之下,在有意无意中被混淆、被解构,而重建的答案就在陈之泉等真大家令人拍案叫绝的神韵之作中。只是这种书法与千年文化的对话,在今天这个时代,已是如此难以实现,终究只能成为少数人的盛宴。
       好的书法作品,应该可鉴可赏亦能再三回味。且看《诗书无声情自在,笔墨有开趣无穷》、《普天之下仁无敌,天涯之角德有邻》、《智慧源于求知欲,发明来自好奇心》、《一生做人若竹,百岁生涯如柳》、《身正万人敬,业成百事传》、《书不读不知,理不辩不明》、《集百家之术,成自身之功》等作品,笔墨线条构思书写尽见功力,典雅古朴中渗出俊俏有韵的神彩,词意不凡中又更见匠心独具,糅合字体之刚劲有力和字里行间的深远内涵,文字意韵与书法艺术结合得浑然天成,怎不叫人拍案叫绝。

     (作者郭军,资深媒体人士,现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亚太经济时报副总编辑。曾为陈之泉作传记《泉之空间》。)
 
 

热门阅读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蜀ICP备17022748号-1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